首頁>最新消息>詳細內容

2018-03-31

【系列講座及街區慢步】文化資產保存的一種常識

第一次聽孫啟榕老師導覽就是在齊東街,導覽的路線雖然不長,但老師長期關注齊東街一帶的變遷,同時也是齊東街老屋的修復者,所以有滿滿的故事可以講,除了修復規劃與施工過程之外,還有說不完的過往記憶,聽著老師說每個修復的小細節與小故事,在原來如此的感嘆中,兩個小時竟然一下便過。

 一位邏輯條理清晰的建築師,感性地說出許多對老屋與世代的人文關懷,聽聽這位老屋修復者的故事,或許可以帶你從另一個角度重新思考保存與實踐的衝突,還有這些老房子對我們甚或下一代的意義。


孫啟榕建築師將在青田七六進行兩場講座,分享老屋的修復過程,同時也帶大家走兩場街區慢步,透過比較看發展,思考保存與實踐的衝突點,我們為什麼要保存?這些老建築對下一世代的意義可能會是什麼?

  報名4/28(六)系列場 I 文化資產保存的一種常識:打開老屋的時光膠囊


  報名5/12(六)系列場 II 文化資產保存的一種常識:木屋黑瓦與紅磚朱門

 


我們說「回家」,不說「回房子」;
我們說「買一棟房子」,不說「買一棟家」,
因為家蘊含了情感與回憶,我們無法用金錢衡量買賣。


從日本殖民時期青田街、溫州街的大學官舍,到齊東街的總督府職務官舍,再延伸至戰後的政大化南新村,每一棟房屋都是一個家,都是一段台灣史。
這些屋舍由誰而築?為何而蓋?他們精巧的設計展現了什麼樣的生活理念與想法?沒有空調的年代,這些房屋如何順應自然,創造最舒適居住環境?對比那些台大、師大管理的日式家屋,在艱苦年代下建立出紅磚朱門的政大化南新村有什麼不同?

無人居住的老房子裡,時光靜止,散落一地故事,等著一日有人將他們拾起,修復「文山公民會館」(原木柵國小校長宿舍)與「齊東詩舍」的建築師孫啟榕,便是一位讓老屋鐘擺重新啟動的人,曾看過一篇訪談,他提到在進行「文山公民會館」修復時,同為建築師的父親、營造廠老板還有大木作師傅等三位長者,一起研究討論,說著說著,從國語變台語再轉為日文,他們忘我地交談…,這段親身經歷讓他印象深刻。

建築師說修復一棟老房子,首先要認識她,懂得她的規矩,理解與她相處的方式,找出她的故事,才能讓她的生命延續下去。聽著修復過程,你或許覺得要做的事情怎麼那麼多,但其實老屋帶來的反饋遠比我們為她做的更多,而且常常是預料之外的豐富。
 
大樓林立裡點綴著一間間的這些老屋,有如城市夜空中的星星,只希望隨著都市發展,他們的光芒不會因為過多的霓虹燈而消失不見。